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二百二十八章——对赌

2020-02-15 19:16:21 来源: 阿勒泰信息港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二百二十八章——对赌

时值正午,大日如轮,明媚的阳光挥洒大地,天地间都笼罩在炎热的气息之下。只有唯独一出山脉,山势陡峭,山涧潺潺,给人一丝清凉的感觉。不过若是靠近这处山脉,便会感觉这山中透着一股寒凉的气息,没有鸟飞蝉鸣,处处都透着一股死寂。

就在这处山脉的天空之上,则悬浮着一艘青竹小船,在船上则是柴博与祁继,还有荣氏兄弟二人。

祁继问道:“这便是鬼兰山吗?”

柴博说道:“没错,这就是鬼兰山。祁老弟,这毒鬼王性格乖戾,一会儿说话可千万要小心。”

祁继笑道:“无碍的,到时候只要依计行事,咱们拿定了这鬼面幽兰。”

柴博点了点,随即对着鬼兰山大喊道:“紫藤山柴博,双龙山荣氏兄弟前来拜访。”

过了一会儿,鬼兰山中,飞出一道身影。这人面色阴沉,身形消瘦,穿着一件长袍,与其说是修士,还不如说是条冤魂。

这人飞到空中,直接说道:“奉鬼王之命,前来迎接三位首领。”随后,便引领着众人,落到了鬼兰山中。

这鬼兰山中,水脉悠长,处处都能看到山溪。不过这里的草木,却都是颜色暗沉,涨势虽好,却不见欣欣向荣之相,看起来尽是灰败的死气。而更加让祁继意外的是,这一路走来,别说是鸟兽,就连条虫子,都没看见。整座鬼兰山,不仅到处透着诡异,更是有一股死气

等走过一片山林之后,众人跟着这鬼似的修士,来到一座洞窟中。这洞窟不想双龙山的洞穴,双龙山的洞穴宽敞明亮,清新干爽。而这里阴暗幽深,潮湿阴寒,简直就像个鬼洞。

祁继心中虽然疑惑,不过也是按照柴博所说,一直一言未发。不过走进洞窟之后,那个领路的修士,便开始有了小动作。因为祁继明显感觉到,一股异种能量,悄无声息地潜入了他的体内。

这股能量进入祁继体内后,祁继开始也没有发觉。不过祁继体内的五毒珠,却明显地有了异动。先是闪烁了一下,随后在祁继体内游走,不断吸取着那股异种能量。

祁继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领路的修士,是在暗中给他下了毒。祁继当即传音给柴博等人,“有问题,你们别说话,让我检查一下你们的身体。”

随后,祁继似是无意地将手搭在了荣雄的背上,用真力感应了一番,五毒珠并么有反应。然后,又给荣膺和柴博检查了一遍,五毒珠依旧是没有反应。

祁继心中暗笑,“看来这是在针对我来的,也好,我就看看你有大多本事。”

祁继没有说话,而是继续跟着向前走,同时也在不断用五毒珠化解着引路修士下的毒。

走了大概盏茶的功夫,众人终于来到了一座大洞窟之中。这座洞窟高不见顶,黑压压的一片。横竖见方能有百丈左右,面积倒也是极大。

在洞窟深处,有一座白骨王座,皆是用各种白骨拼成的,看起来便是鬼气森然,不寒而栗。

而在白骨王座上,则坐着一个人。这人面色苍白,瘦的皮包骨似的,看起来简直要和白骨王座融为一体了。

这时,柴博拱手说道:“毒鬼王,好久不见了。”

荣膺也是客气道:“许久未见鬼王,鬼王气色又好了许多。”

荣雄半靠在荣膺身上,说道:“小弟,有伤在身,不能施礼,鬼王海涵。”

毒鬼王依旧是死人面孔,不冷不热,不带一丝生人气息地说道:“你们找我何事?”

这声音好似指甲划过玻璃,真是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仿佛地狱厉鬼的哀嚎一般。

柴博拉过祁继,说道:“这是我紫藤山新收的兄弟,名叫祁焱,特来见过鬼王。”

祁继按照计划,也不施礼,直视鬼王,直接问道:“你就是毒鬼王,号称万里之内毒术无双。”

毒鬼王的眼神突然波动了一下,不过却是看向柴博,问道:“你这新收的属下,还真是没什么礼貌,要不要我帮你调教一番。”

还不等柴博说话,祁继便直接说道:“你的手下,也未必多有礼貌。这一路走来,一共给我下了十八种剧毒,怎么还没见到正主呢,就想玩死我。”

祁继这话一出口,众人具是一惊。刚才祁继暗中传音,要检查他们身体,他们虽然没问因为什么,但也是起了疑心。现在祁继如此说来,他们才是惊得一身冷汗。

那毒鬼王也是一脸的诧异,他本想给祁继一个下马威,没想到竟然被祁继识破了。看现在祁继的样子,中气十足,面色红润,看来这十八种剧毒,都被他破解了。

毒鬼王这才正视祁继,说道:“阁下好手段,竟然能发现能发现我手下的动作。”说着,双目怒瞪刚才领他们的修士,“无礼的东西,留你何用。”

那修士顿时惨叫一声,顿时瘫软在地,不到片刻时间,便化为一滩脓水。

毒鬼王的狠辣,柴博等人也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他手段如此残忍。只不过片刻间,就毒杀了一个跟随他的手下。

祁继看在眼中,不过眼神中却没有丝毫怜悯。如果不是毒鬼王动手,祁继也想教训这家伙一顿。只是没想到毒鬼王这么狠毒,竟然直接将这人杀了。

就在祁继心中感叹的时候,便感觉到五毒珠又是一阵躁动,在体内转了一圈,似乎又长大了一份。

祁继冷笑,看来这毒鬼王是借机对他下毒了。祁继当即说道:“我说毒鬼王,你也太小家子气了吧。杀了自己的一手下,对我下毒,手段未免太下作了吧。”

柴博和荣氏兄弟闻言,都是一阵错愕,没想到这么会儿功夫,毒鬼王神不知鬼不觉地又开始下毒了。这三人想都没想,立刻向后退去,直接拉开了数十丈的距离。

祁继看着柴博等人说道:“柴大哥放心,有我在你们没事儿的。”

毒鬼王则看向祁继,说道:“阁下果然好本事,竟然轻而易举化解了我的毒。”

祁继轻笑道:“千万别高抬我,我本是也就一般,只是你的毒太差劲了。”

毒鬼王当即冷哼一声,看着远处的柴博问道:“柴兄,来我鬼兰山,不知有何要事。不会只是想带着这小子来奚落我的吧。”

柴博当即按照事先的计划,说道:“鬼王老哥,你是不知道,这小子拜入我的山头之后,总是给我们下毒。搞得我是不胜其烦,所以才把他拉来,想让您教训他一番。”

祁继则说道:“我是听说你是这里毒术最强的,所以想和你较量一番。”

毒鬼王看了看祁继,说道:“你想如何较量?”

祁继说道:“你实力比我强,当然不会跟你直接开打。咱们来对赌毒术吧。”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