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报从民国铁路的神话说起

2019-06-09 11:02:08 来源: 阿勒泰信息港

青少年长高吃什么钙片
孕期小腿抽筋是缺钙吗
小孩钙吸收不好怎么办

关于“民国”的神话,为什么如此吸引人?有人说,因为人们在现实中有不满与困惑,所以容易投射到“想象的过去”;也有人说,因为过去历史教育的“刻板化”与“脸谱化”,所以催生逆反心理,人们容易接受一些“新鲜刺激”的说法,哪怕它多么荒诞不经。

然而有些“说法”,“刺激”是刺激矣,果真是那样“新鲜”么?比如也是“民国”,1946年12月24日,美军士兵皮尔逊强奸了北大女生沈崇,导致全国爆发抗议运动。“沈崇案”过去一个甲子,今天却有人说沈崇本是共产党“派遣”,目的是激起风潮。其实“倒钩说”并非“新鲜”的“发现”,只要翻一翻1946年底的国民党小报,就知道这本是当年一个叫做“情报”的蒋特机关杜撰的谣言,泼污延安而已,连特务组织都觉得这说法“过于离奇,不易被人相信”。可见关于“民国”的“说法”,并不都那么“新鲜”,有的甚至只是抄袭当年的谣言,叫做沉渣泛起吧!

当然也有“新鲜货”,由今人创作的——比如过去,我们有过片面偏颇,一概否定“正面战场”,现在呢?又走到另一个极端,似乎只是国民党一家在抗战,共产党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作用和敌后武装抗战的业绩,又一字不提了,更有甚者,说毛泽东在延安提出过“九分发展、一分抗日”的“方针”,而且如临其境、栩栩如生,说毛泽东站在窑洞前,挥舞着双臂,亲口说下了这八个字。历史学家说,闻所未闻呀,于是找到始作俑者,一问,才知道“那是一种创作性的想象”啊,可见也是“民国”之事,但只是空穴来风而已。

关于“民国”,还有移花接木、张冠李戴的呢!比如写一代巨逆陈公博之死,浓墨重彩他的潇洒,说他朗笑而赴刑场,缓步找了棵“铁骨铮铮”的菩提,从容整齐,盘腿而坐,高声而曰“此处甚好”,然后慷慨饮弹。如此地生死置外,这样地视死如归,几乎叫人怀疑那“卖身事敌”的帽子了。但真相如何呢?陈逆之死,哪有这般漂亮,这段临刑前的“悠然大度”,包括“此处甚好”的笑归之声,完全是瞿秋白烈士在刑场上的表现,结果拿来硬安在汉奸头上,叫做指鹿为马。

“民国”也不是漆黑一团,每个时代应该都有它的亮点,但从总体上而言,“民国”真是那么“令人神往”吗?恐怕值得怀疑哦——这个怀疑,当然不只限于对待一个“民国”、一段铁路。(凌河)

深圳市第五次文代会昨召开
熊维平的中铝救赎铝
金价触及6周破50天均线但实物需求平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