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破虚空 第四百三十五章 斩杀

2020-02-15 19:03:45 来源: 阿勒泰信息港

刀破虚空 第四百三十五章 斩杀

九命天一族,八命玄族,十命帝族,魔族三大排名较前的大族,将七命血冥族牢牢的围困在其中,空气中,给人一种紧张的气息。

“区区一个血冥族,还想翻起大浪,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找死”

玄族带头人大喝道。

他,乃是玄族长老,修为魔王境巅峰,随时有可能踏入魔尊境,正因如此,玄族才派他来此,希望族中能再多出一位魔尊境强者。

“留下圣物,留你血冥族一脉”

八命玄族之中,一少年走出,身穿黑色衣服,容颜妖邪,双眼一直看着仙儿,那眼神,看着让人作呕。

看着说话之人,雷炎眉头一皱,不悦的道“你是谁”

“我名玄月,怎么,害怕么。可敢一战”

玄月大喝道,双眼依旧看着仙儿,给人一种反感。

面对那直勾勾的眼神,仙儿娇躯微颤,神色愤怒。

下一刻,雷炎动了,自身气势瞬间撑开,敌道猛的爆发开来,掀起大片的尘埃。

此地,风云四起,火焰焚灼青天。

雷炎的身躯,瞬间化作百米高的巨人,如一尊大日降世,通体包裹着尽的火焰,此地的温度,极速升高。

另一边,血冥战也动了,只见他手持血刃,冲向了王根,天一族,至强天才。

天一族,很神秘,就连魔族其他分支,都法看清天一族的一切。

是有传言,说天一族,天生拥有一眼,但若是修炼出令一只眼,将举世敌,有着看破本源的力量。

但这只是传言,尽岁月,都没人能够目睹双眼的天一族之人。

血冥族至强天才对决天一族至强存在,战斗一触即发。

另一边,雷炎挥动巨拳,脚踏大地,隆隆而响。

周身火焰,焚灼青天,身躯中,龙声吼动,气血滔天。

孕道境,气血之极境,强大的可怕,一行一动,都可引动周天神秘力量,加持自身。

“玄命术”

此刻,玄月终于挪开了眼神,看向雷炎,嘴角上,扬起一丝微笑,手中一道金色物体出现,犹如一片叶子,样子与雷炎先前在弱水狱中招的玄命术,完不同。

随着那神秘之物出现,雷炎神色一沉,手中残刀挥动。

原本晴朗的天空顿时陷入了黑暗之中,众人的感知,尽皆消散。

“怎么回事,我的感知,怎么会?”

……

这一刻,众人心生忌惮,速的后退。

感知的消失,令原本挂着笑意的玄月,立刻神色大变,但一切都晚了。

“怎么可能,我的感知,为何没有?”玄月惊恐的大喝道。

雷炎手中残刀,携带滔天血气落下,斩出一道惊艳的刀芒,重重的斩在玄月的脖颈上。

“铛”

一道金属相撞的声音响起,雷炎双眼一沉,知道,这是可能是他身躯上的隐藏的盔甲。随后,手中天雷暴虐,打向玄月。

仅仅瞬间,战斗便结束。

黑夜敛去,天空,再次恢复了光明,天空中,一人手持残刀,周身流转着恐怖的气血,火焰熊熊燃起,如一尊大日,灼灼生辉,白色发丝,如三千银河倒挂。

在他手中,一人被牢牢的抓住,口中溢血,神色萎靡,就像还未睡醒的模样。

此人,正是玄月,此刻的他,体内骨骼几乎尽皆断裂,生机羸弱。

仅仅是因为大意,便被雷炎以雷霆之势差点斩杀,是被擒。让他心生羞愧,想要自杀,但奈何自身骨骼被打断,是被雷炎禁锢力量,法动,连说话都有些困难。

玄月,乃是玄族顶级天才,一招败敌,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而这,也是雷炎为何一开始就出绝招的原因所在。越是强大的人,越是目中人,这种人,容易大意被杀。

这一招,百分之九十会成功。

孕道境,与魔王境,相差一个大境界。一百个人里面,九十九个会大意,因为他们知道,境界的差距,犹如天地相隔,难以逾越。

“敢尔”

“放开玄月”

……

此刻,八命玄族大惊,心生懊悔。

谁也没想到,雷炎会有如此之强,孕道境,便可战胜魔王境,强大的可怕。古往今来,像雷炎这样的存在,并不是没有,只是甚少。

孕道境,相当于修魔者的魔婴境。

这一切,只能怪玄月忽略了雷炎乃是一个锻体者,近身,肉身敌。

雷炎神色淡然,随即缓慢的说道“你们跪下,我今日就可饶他一命,如何?”

随着他的话语响起,玄族之人尽皆陷入沉默之中。

玄月,乃是玄族强大的天才,但并不代表就是今后强,因为他们族中,已经诞生了一个为可怕的存在,资质强的没话说,但还在年幼之中,没有数十年,根本强大不起来。

这一刻,玄族之人,陷入了沉默之中,只是静静的看着雷炎手中的玄月,并未动手。

“当年可是你将玄命术交由战极?”

雷炎淡淡的说道,眼中杀意流转。

当年,正因为玄命术,害的雷炎失去了不可挽回的存在,是错过了与月儿的相逢,一切,皆因可恨的玄命术。

而罪魁祸首,就是眼前之人,此刻,雷炎胸膛起伏,怒气横生。

“的确,你是怎么知道的?”

玄月虚弱的说道,双眼耷拉着,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此刻的他,非常懊悔自己刚才的举动,若是自己再小心一点,或许就不会如此了,一切,都因他过去的强大,以及后背的家族,养成了他目中人,高人一等的高傲,若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大意,或许,战局还能不分胜负。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雷炎大手一捏,玄月双眼瞪大,骨骼断裂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为何”

玄月不甘的叹息道,眼中充满了懊悔。

若是自己不大意,情况再遭,自己也不会身死,一切,只能怪自己。

看着雷炎动杀心,玄族之人再也坐不住了。

虽然法下跪,但斩杀雷炎,却还是可以的。

天空中,顿时被金芒铺满,一道道神秘的玄命术在空中飞舞。

玄命术,与符族制符,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但却各有千秋,都很强大。

“杀”

玄族之人大喝道,手中玄命术打出,杀向雷炎。

面对神秘的玄命术,雷炎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去抵挡,只能催动自身本源之力,化作一道道战矛,布满虚空。

手中,玄月已然捏爆,在懊悔之中死去。

一道透明的光团出现,残刀中,血刀大喜,手中一条血链打出,将其禁锢,随后,一口吞噬。

修炼者,到达一定的境界,都可修炼出魔婴,此物,相当于第二条命,若是有至强灵药,恢复肉身也并不是不可能。

就像血刀差不多,但比血刀要好很多。血刀,只有残魂,而玄月,还有魔婴,若是失去魔婴,玄月只有死。毕竟他的修为,还不高,灵魂法摆脱天道力量。

“战矛曜天,给我破”

面对数道玄命术,雷炎虽然忌惮,但却惧,手中天雷暴虐,一道巨大的雷霆之手成型,抓向空中的玄命术。

一股神秘的力量,不断的蔓延而出,与雷霆巨手相对抗。

滋滋声不断的爆发而出,震散漫天的火焰。

另一边,仙儿悬浮在空中,周身帝王道撑开,独自一人面对十命帝族,身后帝王虚影通天,手中帝王剑流转着迫人的锋芒,划破青天。

一身白色衣裙随风而动,莎莎而响,三千青丝垂挂,散发着幽幽沫香。

“你很强,能将帝王道修炼如此境界,但,帝王是多变的,孰强孰弱,尚不可知”

帝俊大喝道,周身帝王道流转着不可忤逆的意志,双眼中,犹如两尊帝王站立,周身皇袍,风自动。

另一边,血冥战与天一族王根已经战到白热化状态。

血气化作血箭在空中不断的飞舞,时不时的落下,化作绝杀冲杀王根。

而王根,也不是弱者,单眼不断的眨动着,流转着强大的气势,宛若世界旋转,似乎要化作实质,镇压诸天。

此刻,雷炎手起刀落,冲进玄族之中,手中残刀不断的挥动,打出一道道绝杀。

周身天雷暴虐,化作雷霆的汪洋,劈打在众人的身躯上。

仅仅瞬间,玄族之人便陷入了下方,身躯上,天雷缠绕,是有一些人被劈死,散发着烧焦味道。

眼看着法战胜,玄族长老叹息一声,随后率领着残余之人速后退,离开此地。

雷炎也不追,一战,斩杀玄族数十人,战果已经相当不错了。

“雷炎小友,你的力量,又提升了不少啊,相信,很就可以突破了吧”

血冥子笑着说道。

孕道境,便可斩杀魔王境,强的没话说。若是境界提升到小圆满境,血冥子相信,这一次的争夺,他血冥族,一定会夺得后的传承,成就魔族至强一脉。

“前辈缪赞”

就在此刻,十命帝族也带着族人后退,离开了战场。

因为他们都知道,终一战,乃是在第九层,而非此地。

此刻,战场中,只剩下天一族,王根还在战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