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少年患急性白血病老爸代照毕业照圆儿心

2019-11-09 17:39:53 来源: 阿勒泰信息港

初中少年患急性白血病 老爸代照毕业照圆儿心愿

一群十五六岁的初中生把他围在正中间。在一张张稚气未脱的面庞映衬之下,这位眼角爬满鱼尾纹的中年人显得有些突兀。

这天是重庆5月一个普通的午后,阳光稀稀拉拉地洒在学校的操场上。镜头中,这个中年人站立的位置,原本属于他15岁的儿子陈壮果。这一次,陈晓章是代替儿子来拍这张毕业照的。

就在半个月前,这个在重庆打工的外乡人一直相信,儿子陈壮果会站在那个位置,和他的同学们一起欢快地喊着 茄子 。

像无数的中国家庭一样,孩子是这家人的希望。没读过几年书的陈晓章,给儿子起名为 壮果 ,寓意是 茁壮成长的果实 。

赶在今年中考之前,陈壮果的户口终于从四川达州老家迁到重庆。眼看着,这家人的 希望 就要顺顺利利地升上高中了。

然而, 希望 突然间就被摧毁得七零八落。5月8日这天,陈壮果被医生诊断为 纵膈肿瘤 。当时,父亲陈晓章 吓得腿都软了 。 他躲在儿子的屋里大哭了一场。

在这个父亲眼里,儿子陈壮果 太懂事了 。他体贴父母的辛苦,有时会炒好土豆丝和蛋炒饭,让爸妈回家后能吃上一口热饭。令父母欣慰的是,这个儿子学习一直很争气,考试成绩从不让大人操心。

直到5月13日那天,医院确诊这个还没满16岁的孩子患上的是急性白血病, 而且是比较严重的那类 。

事后,陈晓章才知道,儿子早在一个月前就病得很厉害了。陈壮果在日记里写道: 这几天被该死的牙痛折磨得死去活来。现在我很担忧,如果在保送考试上牙痛该怎么办。现在觉得睡个安稳觉都成了问题,唉 。 翻到日记的另一页,一笔一画的字迹写着: 牙痛才刚好,这该死的感冒又来了。胃又因为消炎药搞得一阵痛。唉,一天的精神状态竟然这么糟了。

尽管连着几个晚上,他痛得在床上直打滚,但还是扛了将近两周,一直扛到了 保送 考试。考完试的当天晚上,他打让爸爸送自己去医院。

儿子的病态超过了父亲的想象。他佝偻着背,不停地咳嗽着,浑身大汗淋漓。那时,陈晓章不断地安慰儿子,其实也在自我安慰着: 没事,只是咳嗽一下子,很快就好了。

从被怀疑肿瘤到确诊为白血病,这期间经历了不过短短一周。听到消息时,这个父亲像被猛然间抽走脊柱一般,蹲了下来,抱着头嚎啕大哭起来。

这个被厄运 击懵了 的父亲反复提醒自己, 必须要绷住,我要是垮掉了,娃娃可能就真的没希望了 。

陈壮果住进医院的头几天,情况比较糟糕。他软绵绵地躺在病床上,还吃不下饭,连 的洋芋派也被扔在床头柜上。

一周前,班主任打来说, 请壮果回学校参加毕业合影 。在听到这个邀请后,陈壮果 整个下午情绪都很好 ,发白的脸上多了几丝血色。他跟爸爸说, 一定要参加毕业合影 。

对于陈壮果甚至他的整个家庭来说,能顺利地拍下这张毕业合影照,显得意义重大。全家人都期待着,陈壮果的笑容将来还会出现在高中毕业照、大学毕业照,以及无数张值得纪念的照片上。

一直以来,对这个从大山走出来的打工家庭而言,培育一家人的希望 壮果 ,不仅要供他吃穿,还要帮他填补各种 空缺 。

那块儿缺了,就赶紧给他补上,让他跟别家的娃娃一样。 父亲陈晓章这样总结道。

小学都没读完的陈晓章,害怕儿子跟他一样缺文化,举家从大巴山区搬到大城市重庆, 一定要让儿子上好学 。

陈壮果小学还差一年读完,学校突然要被拆掉。眼看着儿子就要失学了,急得吃不下饭的陈晓章托各种关系,找到一所学校借读,总算把这个 缺儿 给补上了。

合影的时间约定在5月15日的中午12点30分。重庆市57中学初三(三)班的50个同学在操场上排好队列,等着陈壮果。

老师和同学们说, 一个人都不能缺。 教室里,陈壮果空空的课桌还保留着,等着他归位。

为了给儿子在大城市提供一张安稳的书桌,陈晓章夫妻费劲了心思。令他们发愁的是,如果没有重庆户口,陈壮果就不能参加本地的升学考试。

前几年,他们找亲戚七拼八凑出10万块钱首付,买了一套二手房,从此也背上每月1000多块钱的房贷。在此之前,从山区走出来的陈晓章从没想过自己会地在大城市买房, 就是为了娃娃上学的户口 。

房子在一栋回迁房的顶层,远处的视线被一片红色的楼盘遮挡着。陈壮果的卧室是父亲为他搭的一间阁楼。这里没有窗户,也见不到阳光。

今年2月,眼看着陈壮果就要参加 保送 考试,户口还是没能从老家迁到重庆来。儿子的班主任不断地催促陈晓章办户口, 别耽误了娃娃的前程 。 那几个月,陈晓章急得晚上睡不好觉。

幸运的是,踩着 保送 考试报名期限的尾巴,陈壮果的户口问题解决了。一家人乐观地想象着, 日子终于可以好过起来了 ,再也没有什么 缺口 ,比户口还难补了。

然而,更大的 缺口 砸在这家人身上。当儿子患上 电视上说的可怕的白血病 时,这个家庭显得毫无防备之力。

陈晓章从医生那里得知,要治疗儿子这个病,换骨髓加上前后治疗,要花将近100万元, 这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

在这个繁华的大城市里,陈晓章在一家银行当保安,母亲徐荣芳做着清洁工。夫妻俩的收入加起来3000多块钱,其中三分之一要拿出来付房贷。为了多挣点钱,他们周末还要做家政,一个月下来也就添上一两百块钱。

儿子住院后,父母拿出全部积蓄 5000多块钱。但是,治疗费每天都以将近上万元的数字累积着。

陈壮果的舅舅打听到, 壮果在学校买过学生意外伤害保险,但赔偿额度可能只有几万块钱 。但他的户口刚被迁到重庆来,社区医疗保险 还是糊涂的 。

在离重庆将近300公里的大巴山区,整个家族都被 可能有出息 的孩子得大病的悲伤击中了。正是农忙时节,老家的亲戚们丢掉手里的农活儿,在天还麻麻亮的时候,一路打着手电筒,骑摩托车下山,坐班车,再搭绿皮火车,心急火燎地赶到了重庆。

就在陈壮果被查出白血病的同时,家人得知他被重庆4所重点高中 选中 的消息。但是,这份曾让一家人期盼已久的喜悦,变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眼看着约好的合影时间已经过了,其他班的学生拍完照片已经散去了,陈壮果还没来。

此时,插着吸氧管的陈壮果病得起不了床,他半睁着眼睛,咳嗽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但他没有忘记拍毕业照这件大事。这个 几乎奄奄一息 的男孩,用一种近乎恳求的语气跟父亲陈晓章说: 爸爸,代我去学校照毕业照吧。

陈晓章几乎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儿子的请求。在坐车赶去学校的路上,这个父亲突然意识到, 儿子长这么大几乎从没跟我提过什么要求 。儿子 不讲究吃穿 ,就连资料费也 从每周15块钱的零花钱里省下来 。儿子从不像别家孩子闹着出去旅游,放假就带着弟弟去图书馆看书, 而且一定会自己带水壶,不在外面买水 。

只是,陈晓章没有想到,这次帮儿子填补的 空缺 ,竟然是 代他照毕业照 。

直到拍照的前一刻,同学们才知道 壮果得了白血病 的事实。当时,全班同学哭成一片,连平日里调皮的男生都忍不住抽泣起来。还有人问老师: 是不是搞错了?

15岁的陈壮果已经知道自己的病情。一个好心人来看望他时,不小心说漏了嘴。这个手上插着针管的男孩哭了起来,焦躁地追问妈妈, 我到底得了什么病 。但只过了一个晚上,他就恢复了平静,再也没有吵闹过。

一个周末下午,陈壮果的同学成群结队地去医院看望他。病房里挤不下太多人,他们就在楼道排起了长队。一时间,整个血液科三层充满了青春的气息。这些初中生,有的嘴边长起绒绒的胡须,还有的人戴着牙套。招呼着这些学生时,陈晓章紧绷着的脸终于舒展开来。但是,他的心里 很难受 , 我的儿子本来也是这么健康的啊 。

一个跟陈壮果做过同桌的女生说, 他人缘特别好。女生跟他疯闹,他没有一点脾气 。说起这个性格比较腼腆的男生,她会不由自主地笑起来: 他还给我们讲笑话,但是因为牙痛,说起话来还有点大舌头。

被同学们围起来的陈壮果,嘴边挂着浅浅的微笑。他跟同学说, 我要和你们一起参加中考 。

一直挨到那天的中午1点30分,操场上的50多个同学和老师,还是没能等来陈壮果。但是,他们看到一个身材瘦小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这个中年男人用低沉的声音说: 我是壮果的爸爸。壮果来不了,他请我给大家捎一句话 我们是一个集体,毕业照一个都不能少,可我实在来不了,只得请我父亲代我来,请同学们原谅 。

陈晓章走进合影的队列里。站在他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圆脸男孩用余光看到,这位中年父亲的眉头拧起来,额头上的几条抬头纹也绷得紧紧的。

原本全班同学约定 要以灿烂的笑容给壮果留下美好的记忆 。但是,当摄影师喊着 准备了,一二三 时,有的老师眼圈红了,很多男生抿着嘴,还有几个女生用手掩着脸低声抽泣起来。

一个女生说: 这真是一张难看的毕业照,但也是有意义的。我们一个人也没少。

那一刻,陈晓章想着, 如果儿子今天站在这里一定会笑得很开心 。他试图抽动嘴角,挤出一点笑容出来。但是,他努力了好几次, 脸就像僵住一样 ,终还是没有笑出来。

泰安时尚门户网站
昆明娱乐网
金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