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圣 第两百四十九章 旅程

2019-12-08 07:39:24 来源: 阿勒泰信息港

独圣 第两百四十九章 旅程

李静轩悄悄的走了,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不喜欢伤感的送别。所以在白冲准备从白府撤离的那一天凌晨便悄悄的从白府离开。白府里没有别的高手,李静轩携带的东西又不多,自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等白冲他们第二天醒来,打算和李静轩道别的时候,却发现李静轩的小院里已然空无一人。

“他们走了?”白幽儿小声的询问自己的父亲。

“是啊!他们走了,走得干净利索……他说过他不喜欢离别的伤感,我就猜测到他或许会这样。但是我的猜测也只是认为他有这样的可能罢了。他真的这样做,我还是有些吃惊呢。”白冲叹息了一声:“如此一别,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和他再见。”

“是啊……”听自己的父亲叹气,白幽儿也低沉下了臻首,显出了几分幽怨。

对于李静轩,在认真相处了这么几天之后,她心中不经意的也有了一丝行动的感觉。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白幽儿认识李静轩并不长久,但李静轩优秀依旧令她心动。她虽然微微有些内向,可也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她知道有些东西是要自己去争取的,所以这个小院后来才会频繁的出现她的踪迹。她本以为这样的关系能平稳的发展下去,却不想离别如此迅速的到来。

“这一别,以后还会再见么?”白幽儿沉默起来,这一刻她心中实在有太多的伤感。

“唉……”看着自己女儿如此模样,白冲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他对李静轩也是比较看好的,心中也有想过和李静轩拉近关系。对于他来说如果能把李静轩变成自己的女婿,那这么也算不得一件亏本的事情——白冲对于这一点看得挺准。只是看准归看准,在发现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有点被别的男人给迷住之后,他心里对李静轩多少还是有些怨怼的。

不过,他到底是老于世故的人。当下,他却是轻轻的拍了拍自己女儿肩膀,小声的宽慰她:“别担心,他也是为了自己的未来而努力的。他这一去可是朝药神谷而行进哦。这也是一个机会,如果你能拜入药神谷的话,或许以后还能帮上他呢。”

“嗯!我会努力的……”听着父亲这真真假假的话语,完全不知道修行究竟需要吃多少苦头的白幽儿顿时兴奋起来。她重重的点头,两眼中冒出熠熠的神采,却是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最终,在白冲的带领下,在鲤城之内大大小小药材世家们的配合下,在鲤城天运镖局的护送之下,白家的迁徙开始了。白家从鲤城出来,缓缓的行向鋆城。因为是家族的迁徙,所以白家的家当很多,白冲雇了车马队,将自己家里的东西大大小小的装了几十车,却是在鲤城的大街上拉了几里的长度。

如此大的车队,行走在鲤城的街道上,自然引起了不小动静。很多人在街道的两旁看着,他们有疑惑,有黯然,也有欣喜,痛恨和贪婪。

“白家……还真是我们鲤城药材业的大家呢。就看他们眼下的这些家私,只怕也不比我们霍家差多少。”有人看着叹息了一声。

“怎么……你想截下他们?”那人的话引起了小范围的惊叹,在这些惊叹声之下,也有人小声的猜测出了那人话语之中的含义。

“如果能够做到,我们今后几年无疑会好过许多。”前面大人眼中的贪婪却是无法湮灭的。

“你想动就动,不过最后要是遭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可不要怪罪我们没提醒你。白家可不是那么随便能揉捏的。”后面的人稍稍挪了挪身子,摆出一副与他拉开距离的模样。

“呃……这怎么说啊!”那人看到这家伙的作秀,心中有些奇怪,连忙把他拉过来小声的询问:“告诉我,我可不想就此走了错路,让一家子受累。”

“你不知道上次在芳草阁发生的事情么?”后面说话的人冷笑着望着前面显出贪婪的家伙:“那一次的事情可是弄得满城惊恐,其中的当事人便是白家、楚家和袁家……”

“嘶……竟然是他们?”前面说话的家伙倒吸一口冷气,眼中的贪婪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虽然贪心,可该有的眼光还是有的,听后面的人如此说,他自然明白白家的实力很强,以不是自己这样的小家伙可以触碰的:“那件事可是死了不少人。尽管鲤城的官方说是杀手组织插手此事,但据我得到的消息,却是说这些事情乃是城里那几个大家族动用的力量啊。”

“没错……那些大家族也是贪心的货,他们都认为白家、楚家、袁家没人,想从三家身上扯下一块肥肉来,却没想到,三家之中居然还有那样的高手。那一天,芳草阁所在的大街之上可谓是洒满了鲜血,那可怖的场景简直和修罗地狱有的一拼。就此之后,谁都晓得白家、楚家、袁家不好惹了。”后面的人叹息着说道。

“如此说来,白、楚、袁三家真的是不容小看了?”前面说话的家伙轻轻的点了点头,沉默了好一会,心中琢磨了一番,却又冒出了一个疑惑:“既然他们那么强,家中也有高手存在,那他们为什么要急着撤离鲤城呢?前天楚家已经离开,今天是白家……听说袁家也在准备了……这倒不像是一个人强者的所为啊。”

“呃……这么说也确实有几分奇怪就是了。”后面的人被这个质问弄得一愣一愣的,确实没有反应过来。

对于大发神威了一番的白家、楚家和袁家,鲤城里的那些人们都是有些警惕的。他们短时间内无法弄清这三家的虚实,却是不敢再次动手了。他们内心的贪婪都被暂时压制下来,在没有一个确切的情报之前,他们都不愿意和对方死磕,直到眼下对方已然决定撤退,他们依旧不敢动手。

于是,他们选择了坐视,选择了放任。

在这样的情况下,知道白家“强悍”的人不敢动手。而不知道这一切的人,在今日看到了白家的离去之后,也从旁人那边听说了白家的情况——他们也是不敢动手的。

贪婪的心思在这一刻都被压制了。

白家因此而平安了离开了鲤城。

当家族的车马最后一辆也离开鲤城的门洞,白冲转过头来看着依然显得高大巍峨的鲤城,脸上的神色不经意的有了些许狰狞的愤怒。鲤城,可是他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地方,他一直想成为鲤城药材行业的主导者之一。一度,他通过自己的努力隐约接近了这个目标,但最终他发现自己离那个目标还是很远。所谓的接近,只是一个美丽的泡沫,自己的成功就像是这个泡沫里的世界,看上去很美,但只要被人轻轻的一戳,便成了行将覆灭的根由。

“今天我们离去,是因为我们没有力量。但我们不会就此放弃,我们终究会回来的。等我们回来,我们将不再像今天这般无能为力。”看着雄伟鲤城,白冲在暗暗发誓之后,用力的撇过都去,招呼自己的家人启动了车队。

他们是要离开这里,而离开这里则是为了以后能君临这里。在经历了重重风波,意识到力量的用处之后,无论是白冲还是白幽儿,都不自觉的走上了追逐力量的道路。毕竟,他们都明白过来,则是一个修者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修为的人终究是算不得什么大人物。

白冲走了,带着白幽儿离开了鲤城。

看着白家远去的踪影,隐藏在鲤城城楼之上的李静轩在松了一口气之余,却是灵巧的翻身下城,找到了等候自己多时的沙璇。

“他们平安的走了。这样一来,我们也可以安心的上路了。”李静轩冲着沙璇笑着说道。

“我们还是坐马车么?”沙璇这样询问李静轩。

“不!”李静轩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们走路过去……就这么走去下一座城池。”

“下一座城池?那可是千里之外的和城呢……就这么走过去,怕是要好几天功夫吧。”沙璇对此有些诧异:“走路的速度总比不上坐车。”

“比不上就比不上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李静轩对此很无所谓:“我们慢慢的走过去,用脚板体悟道路的长短,用眼睛观看世界的真实。从这里到和城,想必还要经过几个山头,荒山郊野的正好让我尝试一下我那三丹田齐修的功法。”

“好吧!”听李静轩如此说,身为侍女的沙璇自然也不好继续反对。她认命的应承下来,跟着李静轩缓缓踏上东去的旅途。

和城在鲤城之东,其官道乃是越天薇山而行。天薇山是云山山脉的余支,也不是很高,至多只能算得上是丘陵。然而这些丘陵起起伏伏蔓延四野,却是让连通两地的官道变得不那么好走了。

李静轩和沙璇都是修士,他们用脚板行走,其速度也不比那些车马行的普通马车慢上多少,尤其是眼下走得是山路的情况下。

此时已是入冬时节,凛冽的北风呼呼的刮着,将一阵冷过的一阵的凉气灌入人们的衣裳之内。天冷了,风大了,山里前几天还下过一场雪,眼下又让暖暖的冬阳给融化了,却是让道路变得更加难走。

冬天,一般都是万物修养生息的时节,即使是忙忙碌碌的行商此时也是少了许多。毕竟,入了冬,日子离过年也是不远,如果没有必要的话,却是没有人愿意就此在外面奔波行走的。对于他们来说,一年的辛苦已经到了一个了解的地步,现在是该养好精神,准备明年再战的时候了。

“这样的生活节奏还真慢哪!”站在一处刚刚找好的洞**处,念想着前不久从一群经过的行商那边听来的消息,李静轩不由得发出这么一声感叹。

“慢?这不是很正常的吗?哪里有什么慢的了。”布置好了山洞里的一切,从其中走出来的沙璇听到了李静轩的叹息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很是不解的问道:“这样的日子大家已经过了几千年了,每个人都很习惯这样的节奏,这样的传统,这是很正常的日子,怎么会有太慢的说法呢?”

“那是因为你没有经历过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啊!”听沙璇的反问,李静轩叹息了一声,心下暗自吐槽,可表面上却是什么也没说。他看见沙璇从里面出来,心中明白沙璇已然为自己准备好一切。

既然一切都已经就绪,那李静轩自然而然的步入其中。在和沙璇吩咐了一声,让她帮自己护法之后,便端坐于山洞的深处开始修炼起来。

这已经是离开了鲤城的第七天了。经过了七天的徒步行走,李静轩的一些感悟彻底的平静下来,他已经想通了许多要点,心中已然做好了准备,他决定化幻为真,切切实实的用自己的身体来尝试一下自己在幻阵之中的种种感觉了。

“希望我能够成功!”李静轩小声的祈祷了一句:“如果我能够成功的话,那就说明我找到真正适合我的,能够利用幻阵帮我修行的道路。”

“那个……你对自己究竟能不能成功也没有多少把握?”听李静轩如此说,沙璇瞪大了眼睛,满满的难以置信。

“呵呵,百分百的把握没有,但是七八成的把握还是有些的。这点把握对于修士来说已经足够了。时间不多,我不可能等一切都算计好了以后再去尝试啊。”李静轩笑着朝沙璇摆了摆说道。

“唉……这么说也是!”听李静轩如此说,沙璇叹息一声,却是没有更多的反对意见了。

毕竟,谁都是那样行走过来的。为了成功而冒险的经历,大家都有过相类似的

,却是谁也不比谁谨慎。

“好了,该做的准备,都已经做了!接下来的事情,该是我进入正题了。”李静轩说着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开始运转自己体内的元气来。(未完待续。)

南宁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苏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六盘水治癫痫的好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白癜风方法

北京市通州区妇幼保健院

宝宝大便有血
宝宝大便干燥怎么办
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小孩流鼻血怎么治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