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总裁汪群斌经济好的时候要存粮

2019-06-15 00:20:54 来源: 阿勒泰信息港

复星总裁汪群斌:经济好的时候要“存粮”

复星集团总裁汪群斌  复星集团总裁汪群斌是复兴创业四人组之一,对于在公司中扮演的角色,他拿球队做比喻,称郭广昌掌握大局,是中场,是队长,而他自己是中后卫。谈及复兴的投资对象,汪群斌称不会选择那些小富即安、无进取心的公司。  董事会结构很重要  新京报:你们四个人都是师兄弟,为什么毕业后放弃留校工作而要创业?  汪群斌:那时候(1992年)下定决心下海,实在是天时地利人和,一应俱全。天时,是指那一年正好是邓小平南巡讲话,改革开放的又一轮热潮涌来;而地利,则是我们身处上海这一立于改革潮头的大都市;人和,则是我们彼此不仅是同学,更是朋友,毕业后又大多留校,志趣相投一拍即合。  新京报:复星做得很成功,对于成功的秘诀,复星简单一句话是“把握住了政策的脉络、跟上了国家经济发展的步伐”。这句话说来简单,做起来难。怎么样分析国家政策动向,怎么样预知中国经济下一步?  汪群斌:,还是要用战略管理的工具来分析宏观政策,分析中国行业的具体情况,以及不同行业的机会。例如我们2003年左右投国药控股,把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尤其是美国经济对比,发现在医药行业的分销、商业领域,中国非常分散,市占率的企业也只有百分之三点多,而美国排名前三位企业的市占率分别是33%、32%、31%,我们认为中国在这一领域会有一次大整合,所以比较早的投巨资于国药,大获成功。  第二、团队智慧。我们四个创业者,从创业之初合作了19年,集体智慧胜过个人。董事会结构很重要,除了我们4人,还有专业人士,包括法律、财务、人力资源各方面。  第三、比较注重控制风险,在中国,机会很多,关键是怎么在抓机会的同时控制风险。  新京报:四人组之中,大家分别扮演什么角色?  汪群斌:郭广昌掌握大局;梁信军主管对外沟通政府、投资者,以及抓投资项目;我内部管理比较多;范总一方面侧重于地产业,一方面也主要掌管内部事务。如果我们是一个球队,那么梁是前锋,我和范偏中后卫;郭是中场,是队长。  不会投资小富即安的企业  新京报:现在愿意接受复星投资的公司有很多,如何从中遴选的公司?  汪群斌:、看行业。行业本身是否有比较高的成长性,其中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行业增长率是否高于GDP。  第二、看行业集中度。如果行业非常集中,尤其是集中在前几名企业,并且是民营企业,这说明行业充分开发,竞争激烈,那么我们进入就要谨慎。  而那些相对来说比较分散,集中度较低的行业,进入后机会会比较多。  第三、看企业本身。看企业在行业里有没有独特的竞争力,或者说在某一个细分市场是的。  第四、看团队是否还有把企业进一步做强做大,包括国际化的理想和意愿。有的企业小富即安,没有进取心,那我们也不会投资。  新京报:近的上海家化竞购案,复星原本也是竞购者之一,为什么一刻放弃了竞购?  汪群斌:我们还是从商业角度来考虑的。家化是一个很好的项目,也是好的投资对象,但全球来看,在我们更擅长的领域内还有更好的投资机会。家化的投资成本也比较高,同时我们此前没做过化妆品行业,有行业跨度需要权衡。  “咕咚糖”是失败教训  新京报:能否谈一下复星的失败案例?  汪群斌:(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们试图投资保健品,推了一款“咕咚糖”,亏了百来万吧,当时算是一笔大钱。  新京报:“咕咚糖”是个遥远的失败案例,有近一点的案例吗?后来投资了这么多行业和公司,全都成功了?  汪群斌:失败要看你怎么界定。一种是投资失败,例如“咕咚糖”,我们彻底退出了;第二种情况,可能你投资的有些项目没有达到预期目标。  现在复星还有没能达到预期目标的项目,但正因为早有过失败教训,我们在投资一个项目的时候,都会考虑清楚底线这个项目,差会差到什么程度。所以现在我们投资的有些项目,我们是做好心理准备的可能不成功;有的项目我们会有相对较低的预期。  新京报:复星近成功的项目?  汪群斌:很多。比如今年上半年投资Folli Follie。  新京报:Folli Follie是希腊企业,有没有受到希腊债务危机的影响?  汪群斌:有影响,它的股价跌了嘛。跌的时候我们要向巴菲特学习,股价跌买进它。  多“存粮食”抵御风险  新京报:你们上半年参股Folli Follie,如果按照今天的股价来说,岂不是买亏了?  汪群斌:我们坚持价值投资。坚持价值投资的一个心理测试就是它跌的时候你还愿意买吗?跌的时候你是不是很高兴?如果你买的股票,跌了你也高兴,那就说明对了,因为跌的时候你还可以买进。投资也是如此,我们看公司基本面、发展机会,股价稍有波动,并不成为问题。  新京报:金融危机的时候复星是很早预见到了经济波动吗?  汪群斌:我们也不能说预见到了,但我们总是在经济特别好的时候“存粮食”。那时候复星国际香港上市,我们手握现金,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  新京报:现在感觉经济形势又不太乐观,这一形势下,复星有没有预防措施?  汪群斌:做企业,还是要时时刻刻控制风险法律政策、经营现金流的风险。  控制现金流,主要取决于两点:一、你的企业和产业是否有竞争力,如果有竞争力,你能够在行业里比别人产生更多的效益和现金流,那你就不用害怕。  二、你控制现金流的时候,一定要适度负债。负债率从全球来讲50%左右算是安全的,国内因为偏银行融资,可以放宽到60%左右。  新京报:现在复星的资本负债率是多少?  汪群斌:53.4%。

微信小程序开发软件
哈尔滨白癜风医院
西宁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