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拉冒险笔记 第六十三章 没有银发的银发少女

2020-01-16 18:38:10 来源: 阿勒泰信息港

雅拉冒险笔记 第六十三章 没有银发的银发少女

两位少女隔着七八张餐桌相对而立,虽然因为生活环境的不同,其中一个肤色异常的苍白,而另一个却被阳光晒得黝黑,但除此之外,两人已经再也没有什么不同了,同样是光秃秃的头顶,同样艳丽的五官,眉心同样新月形的疤痕,如果忽视掉肤色的话,恐怕再难分辨出两人的身份了。如今,这两位一模一样的女士隔着远远的相互对视了片刻,慢慢靠近彼此,走到一起之后,同时摸了摸对方光秃秃的头顶,再摸摸眉心一新一旧两道新月形的疤痕,突然噗嗤一声笑出了,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早该想到,唉。”丽娜心痛的抚摸着姐姐的眉心,叹息道:“你这个家伙一定会做这种傻事的,明明比我更漂亮,非要添上这么一道丑陋的疤痕,多可惜啊。”

“唯独你没有资格说我。”贝蒂拍打着妹妹布满伤痕的头皮,没好气的说道:“一看就是自己剪的,把自己割伤了这么多次,明明小时候那么怕痛,如果还和那时候一样的话,这么多道伤口恐怕你早就哭的眼睛都肿了吧。而且你的头发那么好,从小就留起来的,已经二十多年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看着都觉得心疼。”

“嘿嘿,那咱们就谁也别说谁啦。”自从和自己的姐姐重逢,丽娜的智力似乎正在直线下降,傻乎乎的笑了一阵,像是遇到了最开心的事一样:“这样多好,咱们更相似了,对吧。”

“一点也不对。”贝蒂摆出一副姐姐的样子,掐着丽娜的脸,板着脸说道:“你这个笨蛋是不是担心我还会嫉妒你的头发呀,居然做出这种事来。”

“哼,如果按照你的理论,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会嫉妒你的外表啊。”丽娜甩开姐姐的魔手,翻了个白眼说道:“你明明知道,我的想法和你是一样的嘛。既然它们曾经造成了不好的后果,那就干脆把它们都舍弃,这样咱们姐妹之间就再也没有隔阂,也再也部分彼此了。”

“我可不想每次都看到一颗反光的脑袋在我面前晃。”贝蒂撇撇嘴说道:“实在太晃眼了。”

“那你首先要做的就是砸碎所有视野范围内的镜子。否则你走到哪里眼睛都会被晃的。”丽娜丝毫不退让的和姐姐开始斗嘴:“而且我这算什么?那边的不是更晃眼吗?”

“咳咳咳咳。”正抚着胡子笑眯眯看着两姐妹和睦?相处的大主教基恩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一阵呛咳之后,苦笑着摸摸自己光亮的头顶,尴尬的小声说道:“那个,我这个是年纪大了自己掉光的。和你们不一样,你们两姐妹吵架不要伤及无辜啊。”

“哼,反正我不管。”丽娜扭开头哼了一声,嘟囔着说道:“反正我要和姐姐你一样。”

“我明天就重新开始把头发留长,哼。”贝蒂同样一声冷哼:“离开苦修会重新开始学习之后,主教爷爷的意思是让我重新蓄发,算是为了今后做准备。所以说,随你怎么想,你愿意保持这样我也不管,反正从明天开始我就重新蓄发了。你的事你自己决定。”

“那我也留起来。”丽娜立刻急了,气呼呼的说道:“这有什么难的。”

“你们两个真奇怪,为了这么点小事就开始吵,不就是一点毛吗?我们每年都会大把大把的掉毛,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很显然,能说出这种话的,也只有跟在潘尼斯一行人身后来凑热闹的光暗双子了,翼人姐妹同时展开羽翼,果然像她们说的,几根黑色和白色的羽毛从展开的翅膀上飘落。双子得意的说道:“你看,这不是很正常吗?我们每年还用羽毛制作帽子呢?还有枕头,睡起来可舒服了。”

“两个白痴。”一只会说通用语的怪异大狗让在场那些没有见过什么大场面的年轻学徒们惊讶的连嘴都合不拢了,缩小到家犬大小的蝎尾狮迪利甩甩带着倒钩的尾巴。嘲讽的说道:“你们不但按季换羽毛这种反应像鸟类,难道连大脑也变得和鸟类一样小了吗?人家争论的是头发,你们说的是羽毛,真是两个笨蛋。”

“唉。”潘尼斯叹了口气,两手分别按住冲过来就要和迪利扭打在一起的双子,无奈的说道:“你们两个别闹了。这里是人家的圣域,而且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围观,你们难道真想像昨天一样,把人家屋子里的饰品拆掉一半吗?”

“觉得头很痛吧。”凯瑟琳凑到潘尼斯身边悄悄地说道:“我倒是觉得很高兴,因为这两年来,我每天都会忍受类似的头痛,这次终于换成你了,哼哼,活该。”

“咳咳。”老主教基恩再次干咳了几声,对两位还在斗嘴的女士招招手:“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们两个就先别吵了,头发的事等以后你们再慢慢商量,来来来,到这边来,丽娜,这几位都是你的朋友吗?不准备给大家介绍一下?”

“这几位都是我冒险团的家人。”丽娜这才醒悟过来,拉着自己的姐姐走到几人面前,给姐姐也是给在场所有的人依次介绍,至于翼人双子和蝎尾狮迪利,由于特征实在太过明显,也就不需要再介绍了。直到把冒险团的其他五人介绍完,牧师少女才微笑着说道:“这几年,他们一直在我的背后支持着我,如果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我。”

贝蒂神色微动,之前和丽娜两人在房间里私密交谈的时候,丽娜就曾经很多次提起过她的这些伙伴,更是多次提起这些人对她的支持和鼓励,这让贝蒂的心中对这些人充满了感激。因此,当丽娜总算介绍完最后一个潘尼斯的时候,贝蒂拉着自己的妹妹,对五人郑重的躬身行礼,认真的说道:“我们如果失去了彼此,就好像失去了一半的灵魂一样,再也不完整了。而你们的帮助,等于同时拯救了两个不完整的灵魂,让她们重新恢复了正常。我苦修了很多年,所以现在不太会说话,无法用华丽的语言表达自己的内心,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够知道,我对你们的感激发自内心,而且永远不会褪色。”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黑暗骨头龙两张月票支持。

ps:谢谢大家的推荐票,现在我排在倒数第二位,还是很危险的,恩恩,言外之意大家都懂,嘿嘿。

长春专业牛皮癣医院
武汉做眼睛近视手术哪家医院最好
贵州哪里有癫痫病治疗医院
泉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中山牛皮癣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