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界女帝:天君少说教 第二十章 谁最风流(二)

2020-01-16 22:28:32 来源: 阿勒泰信息港

妖界女帝:天君少说教 第二十章 谁最风流(二)

到了人间后,乐言三人直往天乐坊行。路上他们对了一下行程,发现止戈所说的酒楼与乐言和那位姑娘初遇的地方相隔不远,三人就定下在天乐坊碰头,待明日天亮前再一起回青要山。

乐言一到人间就去那个姑娘家中去寻佳人了,止戈和唐华为了方便在人间行走,皆扮成了男装。止戈身量高挑,平日里着男装惯了,行动派头也十分像男子做派,倒是唐华,因为长得清秀瘦弱,就算扮成了男人,还是很容易就被看出是女子假扮的。止戈看了看唐华的扮相,啧啧地摇头让她还是换回女装吧,她们俩就装成是新婚小夫妻吧。

天乐坊位于长安城最繁华的闹市,门口就有很多摆摊售卖东西的小贩。

在天乐坊二楼选了个临窗的位置,点了满满一桌的珍馐美味。还没等菜上齐,止戈就迫不及待地大快朵颐起来。她便往嘴里塞美食,边对唐华抱怨:“唉!你可不知道,在青要山的这几年本大王都快忘记肉是什么味道了,整天不是青菜就是白菜,连油都舍不得放,枉愧青要山还是仙界圣地,竟然这么抠门!”

唐华在一旁边替止戈盛汤,边叮嘱止戈慢点吃,又没人跟她抢。吃了一阵子后,止戈才渐渐放慢了速度,叫上小二热了两壶酒,开始与唐华对酌起来。

楼下突然出现了一些喧闹声,止戈从窗外探头一看,嘴边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微笑,抬扇向唐华示意道:“喏,有一个女扮男装还不像的。”

唐华往窗外一看,就见到离天上居往前好几个店铺的街市上,有两个男装丽人像是在跟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吵架。

之所以很明显能看出那两人是女扮男装,是因为在男人中可没有长得像他们那么妖艳靓丽的人,尤其是正在跟小贩争吵的女子,更是不妆而妖,在人间当数绝色了。

唐华在上面看了一会儿,眼看下面的争吵越来越激烈,那小贩似乎没认出他面前的是女子,竟想像男子一般与那两个女孩赤膊相斗,那两人看小贩如此架势,此刻也吓得花容失色,不知如何是好。

正当小贩的拳头快要落到为首那个最妖丽的女孩身上时,她身边那个看起来像是随从丫鬟般的女孩将她快速扯到了身后护着,小贩扑了个空,却没刹住冲劲,竟然跌到了旁边另一家小贩的摊子上,还扯倒了遮阳用的凉棚,一根粗壮的竹竿慢慢倾斜下来,速度越来越快,眼看就要砸到那个非常艳丽的女孩身上!

唐华眼前一道白色的身影闪过,止戈从天而降,抱着那个女孩往后团团转了几圈退去,止戈抬起拿扇的手对着倾倒的竹竿一挥,本来已经倒了大半的竹竿竟然硬生生地往旁边偏了一个方向,滚落在地。

止戈不再去看竹竿,转头望向怀抱中受惊的女孩,却正好望到那女孩眼中对她的痴迷与逐渐涌起的情意,止戈心中一动,嘴角挑起了平日里常有的邪魅微笑,更加用力地望向了女孩眼睛的深处,像是要望穿她的心。

一旁的另一个女孩见到自家主人刚刚虎口脱险松了口气,急忙迎了上去。“公……少爷,您没事吧?”那像是随侍丫鬟的人担忧问道。

止戈留意到那丫鬟最初的改口,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脸上的笑意不禁更加深了。

“这位公子没受伤吧?”止戈也装作关心地问,那个女孩见止戈对她神色关切,脸上居然露出了一点红晕,轻轻摇了摇头后便低头不语了。

止戈见此,便也放下心地点点头,道:“竟然公子无事,那在下就告辞了。”她已经看到不远处的唐华在等她了。

“哎,别走,你救了本公……本公子,本公子一定要好好谢谢你,敢问阁下名讳?”听到止戈要走,女孩心急起来,想办法要拖住他。

周边的围观群众已经散去,街上又恢复了以往的熙攘繁华,止戈回转过身,用清亮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回答道:“在下止戈,终止世间干戈的止戈。”她对那个女孩笑着执扇揖了一礼,潇洒地转身离去。

“我叫馆陶,你记住,我是长安的馆陶。”女孩大声地朝止戈的身影呼喊,全然不在乎周围人在听到这句话时的惊恐,她只是希望那个人能记住罢了。

许多年之后,当馆陶已经鬓发斑白、儿孙绕膝,她还会清晰地记得,很久之前的中午,有一个翩翩白色身影从天而降,将她从倾倒的竹竿下救出,那个人的身影、笑容、声音,已经成了她这辈子最美好也最遗憾的记忆。

“你在看什么?”一个有磁性的声音出现在馆陶的耳边,馆陶知道,她这些天心心念念的人终于回来找她了。

她愠恼地转过身,柳眉微竖,向乐言冷声道:“你终于知道回来了!你知道本公主等你等了有多久吗?你当初为什么莫名其妙地消失?既然消失了,干嘛还再回来?”

乐言被馆陶含着怒气地问话连连问住,有苦说不出。

当初他皇兄直接去了人间皇宫抓他去青要山,他话都没说出一句,更别提是跟这人间公主好好道别了,她这么生气也是理所应当的。刚刚他去皇宫没寻到馆陶,便依着她的气息在人间搜索,没想到她竟然和宫女偷偷溜出宫玩耍,也是,她一直被闷在皇宫里,不得自由,想出来玩也是人之常情。

这样想道,乐言脸上就露出了宽慰的笑容,他继续用他那有磁性的声音哄着眼前这位娇横的公主,“好了,当时我不告而别确实有我的苦衷,今日这次我也是偷跑出来寻你的,你莫要生气了,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聊聊天吧。”

公主抬头望了一眼乐言,那是一张连女人见了都艳羡的英俊脸庞,即使已经相处了这么久,再看他也还是会被惊艳到,当初自己就是被他这副好看的面庞吸引到,才让他住在公主府里的,不过,今日再看,眼前竟然出现了那个白衣潇洒的身影……

馆陶摇了摇头,回道:“好啊,本公主正好饿了,听说前面的天乐坊还算是不错的食馆,咱们就去那里边吃边聊吧。羽儿,走。”说着叫上身边的丫鬟,两人抬脚向前面的天乐坊走去。

“天乐坊?哎,别去!”乐言想要上前阻拦,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现在只希望不会那么巧遇到那个人。

不过,虽然他是神界二皇子,上天也不会总让他如愿的,他刚和馆陶两人上到二楼,就看到坐在桌子上又吃了起来的止戈。

乐言还在想要不要和她打招呼时,馆陶就已经迈着小碎步惊喜地跑到了止戈面前。

“止戈,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馆陶又惊又喜地对止戈说道。

止戈看了她一眼,又看到了她身后脸色不怎么好的乐言,心里嘀咕着:不会这么巧吧,这个女孩难道是?止戈笑着回了馆陶,然后将目光移到乐言的身上,轻巧招呼道:“乐言,这个可是你们自己找上来的,可不能怪我。”

馆陶的目光在他们二人身上游离了一会,好奇地问道:“你们认识?”止戈只看着乐言但笑不语,乐言看着一脸奇怪的馆陶,无奈回应道:“这位是我的同窗,止戈。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馆陶脸一红,娇羞地告诉乐言:“出门没带银子,刚刚和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争执了起来,差点被一只大竹竿砸到,幸好有止戈公子出手相救,馆陶才可安然无恙。”

止戈眯了眯弯弯的眼睛,笑着回道:“一件小事,公主不必放在心上。”

馆陶与羽儿相顾看了看,知道她们身份已经败露,便都羞红了脸垂头不语,要知道,在本朝,对女人的限制和要求是非常多的,像她们这样私自女扮男装出来,传出去对她们的声誉是有很大影响的。馆陶突然想到,刚刚在大街上,自己对着止戈喊出了自己的名字时,周边人对她的态度,这件事肯定会传到父皇母后耳中,到时候她可就要遭殃了。

乐言看着馆陶对止戈的态度,心中不禁有点不是滋味,再看向止戈时,眼中就出现了一些敌意:这个黄毛丫头,青要二试时就敢勾引我偷我的气息,这次竟然还想偷本殿下的姑娘吗?本殿下就不信,你一个黄毛丫头在女人面前还能有本殿下风流?

突然想起来什么,乐言向止戈问道:“唐华呢?你们不是一直形影不离的吗?”

止戈看了他一眼,淡淡回道:“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她回老家探亲去了。”

刚刚唐华出去等她就是想跟止戈说自己想回冥界看看爷爷,等天亮前再到天乐坊与他们会合。止戈忆起有些怕她看穿心事的唐华,叹了口气,知她去看爷爷是假,去看她的心上人是真。

馆陶面色微变,忆起止戈先前离去时好像是在朝一位等他的女子走去,馆陶也不顾会不会失仪,向乐言探寻道:“唐华,是谁啊?”

止戈向公主笑了笑,解释道:“回公主,唐华乃是止戈的妹妹,今天和在下一起出来,刚刚跟着亲戚回老家探亲了。”

馆陶有些放心,害羞地向止戈道:“原来是公子的妹妹,是馆陶唐突了。”

乐言脸色更加难看了,他可没见过馆陶跟谁这样细声细语地说话,馆陶是整个人间的长公主,从小被千万人宠爱着,性子娇气,只有别人这样细声细语跟她说话的份,她可还没在哪个人面前这样娇羞过,包括已经与他定情的自己。

天津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联系电话
贵阳看癫痫病哪个医院好
沈阳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癫痫病治疗医院河南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