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广播 第一百一十四章 这一口毒药!

2020-01-16 18:37:29 来源: 阿勒泰信息港

恐怖广播 第一百一十四章 这一口毒药!

一屋子的金子,可能其中有一个是本体,但也可能全都是假的。

不管是前一种还是后一种可能,都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想要从这里找到真正的所谓金子本体,

很难很难!

面对着这座小金山,苏白没什么特殊的感觉,毕竟听众对钱财这些东西基本都看得很淡了,更何况苏白还曾今当过散财童子;

不过苏白还是觉得那位真的是挺蛋疼的,他要是在地板下放的都是仿制的传国玉玺那还能够理解一些,结果弄了一堆金子放在这里,真是莫名其妙,难道是当自己下的崽儿么?或者说,所谓的精满自溢,其实是金满自溢?

少顷,苏白走出了古玩店,

好了,

现在其实选择余地就很小了,

再次跟个智障一样跑去珠江边然后再“噗通”一声落地?

那么,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去凑热闹了。

苏白慢慢地走过去,他走得速度不是很快,讲真,苏白并不喜欢凑热闹,尤其还是在现实世界里,因为现实世界里无论是争夺什么还是因为某件事情进行撕逼,双方都得很克制,甚至得讲道理。

毕竟现实世界跟故事世界不一样,故事世界里听众可以随便杀听众,只要你能杀,你就可以杀,但在现实世界里,得讲道理,你如果不讲道理,广播就会教育你。

就像是当初在秦皇岛下海一样,大家都扭扭捏捏的,你遮着面,我打着伞,哪怕最后争夺东西时,也是自己丈量着出手,不能逾越丝毫,你对一个人出手时,还得顾忌对方之前是否真的打算杀你,如果他不是真的要杀你,你杀他的道理不过硬,你就不能杀他。

故事世界里听众像是一堆铜锣湾出来的古惑仔对砍,而现实世界里,则是吵架然后哭着找广播老师评理。

也因此,现实世界里的一些事情,苏白并不愿意去参合。

但现在,也没其他选择了,权当是看一场戏好了。

走近了,苏白看见了另一边百米之外的熟悉身影,嗯,也是因为那个身影的辨识度太高了。

胖子也发现了苏白,二人一是之前距离太远,二是在这个地方,很多感知能力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因为这个节点,已经不稳定了,所以二人得是等走近了才互相发现了对方,不得不说,挺有意思的。

双方都有些吃惊,不过,现在这里的主角,并不是他们二人,二人只是眼神对视了一下,点了点头,二人都清楚,现在不是聊天叙旧的时候。

“啊啊啊啊啊啊啊!!!!!!”

孙海怒吼连连,他正在跟这被逆转的时间做斗争,他不能失败,因为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必须成功,失败则是意味着死亡!

而轮椅上的青年则是依旧面色严肃,你看不出他有多吃力,也感知不到他有多难熬,他仿佛跟苏白跟胖子一样成了一个旁观者,也是在看热闹的一样。

孙海的怒吼正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慢慢地,变成了哀嚎,从一开始的奋起反抗到如今的挣扎折磨,虽然从旁观的角度上来看,区别其实不是很大,都是在嚎叫嘛,但实际上,差距真的很大很大,因为这意味着在这一场的交锋之中,孙海已经在气势上落于下风了,乃至于在心境上,也慢慢地在被轮椅青年给压垮。

胖子搓了搓手,他看了看苏白,又看了看孙海,最后,目光落在了轮椅青年的身上。

公主残魂不停地在对胖子怒吼着,是的,胖子此时就像是在自己心脏位置装了一个超级音响一样,整个内心之中都是公主的怒吼,她吼得,似乎比这边的孙海还要激烈一些。

“去,杀了他,杀了他,只要夺得他的本体,我能让你吸收了他,到时候,你的眼里,高级听众早就不是什么门槛了,你将有机会获得一丝掌握时间的能力,因果加上时间的诱、惑,你能拒绝得了么?

去,杀了他,杀了他,我不管他真的来自于哪里,但他的智慧,他的存在,来自于祖龙玉玺,他就是我嬴氏的仆人,他居然敢对我咆哮,他居然敢对我下杀机,这是以下犯上,欺君之罪!

去,杀了他,杀了他,只要你帮我杀了他,我能向你承诺,我可以让那一块金子成为你的法器,有了它,你对因果的理解将有质的飞跃,高级听众,不再是门槛,也不再是难度,一旦你成为高级听众,你也不是高级听众中底层的角色!”

胖子的鼻息正在不停地加重着,显然,除了内心之中不停怒吼着的公主残魂,胖子心底其实也是在做着天人交战。

明明自己觉得今儿运气会不错的,从因果上推算出来,自己今天也会遇到开心的事情,但现在看来,自己今天的点儿可不是一般的背啊。

苏白看见,轮椅青年的轮椅上,已经出现了龟裂,显然,他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的平静自如,事实上,现在的孙海跟轮椅青年,双方都已经竭尽全力了,都一同处于死亡的边缘,这一场对决,只要开始了,就直接意味着最终的结局:

“你死我亡!”

胖子虽然人胖,但也是心细如发,他自然也能够看见轮椅青年的状况也不是很好,但是在此时,他还是在不停地纠结着,

妈的,

老子到底是该帮谁?

帮孙海?结交一个高级听众?给他一个救命之恩,让他欠自己一个天大的人情?

帮这块金子?然后期待着从金子那里获得一些好处?

不对,如果帮孙海,不光是可以收获人情,自己还有很大的概率可以先一步抢得金子的本体,这才是最大的价值!

胖子不停地纠结着,不停地思考着,他的双手手指不停地抖动着,显然是在进行着极为精密的因果计算。

苏白只是站在一边,继续看着这一场无形的交锋,以悬浮在半空中的孙海为圆心,周遭的虚空,一会儿裂开,一会儿又愈合,像是一张嘴,一会儿张开,一会儿闭上,挺有意思的。

苏白看着看着,慢慢闭上了眼,这一刻,他把自己代入到了孙海的位置上去,而四周不断龟裂的空间,则是自己在主导。

一收,

一放,

前进,

逆转,

呼…………

有趣。

苏白又慢慢地睁开了眼,这种感觉,很玄奇,苏白记下了,毕竟,苏白也不是武侠故事里天赋异禀的某位天纵奇才,直接顿悟飞升,苏白走的也不是这种道路,若说要顿悟飞升,胖子这个道士可能性比自己大了很多。

只是,当苏白再度将目光看向胖子时,却发现胖子那边,像是走火入魔了一样,他的十指正在不停地颤抖着,嘴角不停地呢喃着,嘴唇已经几处破裂,也有鲜血正在溢出来。

胖子还在算,他能感觉到,自己能否通过这次机会获得最大的利好从而得到晋升高级听众的机遇,就在眼前了,他必须做出正确的选择,他不能选错!

这就像是一个考试时带着小抄的考生一样,一模一样的题目,你自己已经算出了答案,也已经有了清晰的思路,但你觉得,既然自己带了答案,还是怕不敢完全放心必须偷偷摸摸地将小抄拿出来对照一下才可以。

胖子现在,就是这个状态,而且,已经癫狂了。

他在算,他在验,他在推演,他也必须抓紧时间,否则一旦等到轮椅青年跟孙海之间的交锋出现了结果,他还算个屁啊!

在这种绝对空灵和投入的计算之下,胖子连自己内心中公主残魂的叫嚣也听不见了,他陷入了一种自我的沉醉之中,他有些享受这一刻的感觉,但他也清楚,这一刻,不能持续太久。

公主残魂也慢慢停止了怒吼,她能够感受到胖子正在做着最为紧张的计算,但她还是叹息道:

“其实,一些事情,我早就告诉过你了,你必须早点离开他且和他切割开关系,你们三个人,跟他在一起,只会成为他的嫁衣,这也是我当初选择你而不选择他的原因,你真的不该继续跟他联系,当初送给他秦兵尸体就是多此一举,之前主动联系他,也是多此一举!”

“呼呼……呼呼…………”

胖子重重地喘着粗气,

在刚才,他忽然算出了一个结果,而这个结果,竟然跟眼前轮椅青年以及孙海两个人都没有关系,这个结果就是,

自己无论是在这两个人面前选择谁去帮助,

那么,

最终的受益者,都不是自己,而是站在那边,跟旁观者没什么两样的苏白。

“大白。”

胖子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知道自己的脸色现在有些不自然。

苏白看向了胖子。

胖子的手指在孙海跟轮椅青年两边指了一下,这是询问。

苏白微微一笑,

后退一步,

表示,

我不参与,我也不跟你争夺什么东西,因为你是张八一。

胖子忽然笑了起来,自己不做选择,会竹篮打水一场空,无论孙海跟轮椅青年谁赢,都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但自己要是做了选择,

就是给苏白做嫁衣,

这是他推算出来的结果,

而且,

刚刚苏白主动后退一步表明不跟他争的态度,以前看来会觉得很暖心,

但现在,

忽然觉得那一步踏出的脆响,对于胖子来说,是那么的刺耳!

湖南省岳阳市屈原管理区人民医院
萍乡市湘东人民医院
常德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河源治疗男科费用
唐山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