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古天帝 第十七章 回寨

2019-10-12 23:44:44 来源: 阿勒泰信息港

通古天帝 第十七章 回寨

当杨凌出现的时候,那xiǎo兽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它浑身鳞甲黝黑,火目白蹄,弓着背呲牙咧嘴。

“这是那头火目白蹄巨兽的xiǎo崽子吧?”杨凌想起了那头争夺天心草的火目白蹄巨兽。

而那光腚孩子看到杨凌后一边咯咯直笑,一边把手中的泥巴往xiǎo兽的嘴巴上抹去。

那xiǎo兽竟然很是配合的舔了舔泥巴,然后用头拱了拱xiǎo孩儿,xiǎo孩儿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王狗,过来!”杨凌一看便知,这xiǎo男孩就是他此次出寨的目的。

王狗听到有人叫自己,摇摇晃晃的跑了过来。

可是xiǎo荒兽不乐意了,四蹄踏地,跳着高儿朝杨凌怒吼,口中竟然有火焰喷出,就连那黝黑的鳞甲上都有淡淡的火焰附着。

“抢了别人的孩子,你还嚎叫个什么劲儿?”杨凌非常不满,扔出一块石头朝着xiǎo荒兽砸了过去。

xiǎo荒兽被飞来的石头吓了一跳,呜咽一声躲在了墙角,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威风凛凛。

这倒是把杨凌逗的直乐,随后他又逗弄了几下这头蠢萌的xiǎo荒兽,看着它那泪眼蒙蒙的样子,杨凌直呼有趣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看着自己身边咯咯直乐的王狗,杨凌不得不感叹。

都説无巧不成书,命运有时候就是如此的奇妙,杨凌不知道这xiǎo兽为何把王狗掠来,也不知道王狗为什么还幸福的活着,可有些事并不需要知道的那么清楚,只要结果是美好的就行了。

可能这xiǎo兽也只是一时贪玩吧,而且也不得不説王狗命好,若是被其他野兽掠去,现在可能已是腹中餐了。

杨凌在xiǎo荒兽背后的洞穴中发现了大量的天心草和一些野兽尸体,还有许多果实。

随后他在xiǎo荒兽低沉的咆哮声中抓了许多天心草带在了身上,随后满意的离开了。

其实杨凌觉得那xiǎo荒兽有些本事,很想把它带走,驯养之后会是一大助力,不过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他自己还居无定所呢,而且也害怕那头巨大的火目白蹄巨兽寻仇。

直到他离开了很远的距离,耳畔还回荡着xiǎo荒兽经久不衰的嚎叫声,像是xiǎo孩子在哭泣,越听越让人心酸。

“‘天蛮真血’?是元灵血脉吗,可能只是叫法不同而已。”杨凌坐在xiǎo岛边缘,想起了那个暗算他的人,对方在临死前曾经提到过‘天蛮真血’。

随后便拿出了那个玉盒,玉盒里面的火红果子依旧那么清香,他忍不住从上面刮下了一丝果肉放进了嘴里。

果肉入口即化,随后一股热流在体内涌动,杨凌感觉到自己的内力在衍生,逐渐雄厚。

“这果子竟然有如此奇效,可以衍生内力,有了它我就可以连续催动金刚法和清音诀了!”

他很是满意,心里乐开了花,xiǎo心翼翼的把玉盒收了起来。

“那个暗算我的人为何不用这果子来恢复?”杨凌心中产生了疑问,“可能他受伤太过严重,这果子对他没有作用吧?”他只能如此猜测。

然后拿出了那本名为‘焚阳篇’的册子。

这是一篇修炼心法,不过通读之后,杨凌发现并不适合自己,因为这是专为至阳之体所创,而且也不是武者的修炼心法。

可是当他把这篇心法记在脑海里的时候,异变发生了,在他的紫府之中,那一直毫无动静的金色光diǎn破天荒的颤动了一下。

杨凌就发现自己的脑海里产生了一幅幅画面,这些画面清晰和直观的诠释了‘焚阳篇’的修炼方法。

只见这些画面朝着紫府之中的金色光diǎn附着而去,金色光diǎn上下翻腾,而且比之前更加明亮了。

当这些画面完全融入金色光diǎn里面的时候,一些画面和信息又从金色光diǎn里面反馈出来,涌进了杨凌的脑海里面。

“南烛心经,竟然又是一套法诀!不过并不完善。”就像当初接收到清音诀和金刚法一样,这南烛心经化为无数画面在他脑中一一而过,如同烙印在脑海里,每一个画面都清楚的诠释了这套心法。

“这是什么心法,若是按照画面中的方法修炼,体内会产生一种‘丹丸’,这丹丸可无限的进化,会变化成什么?”这样的修炼体系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与灵修者的修炼方法完全不同。

他盘膝而坐,按照南烛心经的方法修炼,起初没有感到不同之处,可是他没有放弃,两个时辰后,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轻轻盈盈,全身上下説不出的舒服。

虽然还是没有重大的变化,可是这已经足够让他高兴了。

“莫非这金色光diǎn是通过汲取心法秘诀来壮大自己,然后再反馈出心法秘诀吗?”他暗自思索,决定以后再试试。

修行一道不是朝夕之间的事情,需要持之以恒,对于南烛心经这种有驳常理的心法,他充满了好奇心,也充满了期望。

就这样,他枯坐在xiǎo岛上,一边等待船只,一边修炼南烛心经。

王狗那xiǎo家伙也算乖巧,除了吃吃睡睡之外,其他时间都在杨凌身边玩耍,自娱自乐,很是专注。

终于,两天之后,xiǎo船冲破迷雾悠悠而来。

虽然杨凌对xiǎo船充满了好奇之心,可是他没有心思去研究这些了。

因为这几天他的心里总是隐隐不安,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可能和贺圣女有关,此时他只想立刻回到青阳寨。

湖面上还是那么冰冷,王狗浑身哆嗦,幸亏有杨凌在保护着他。

直到离开了xiǎo船,离开了湖泊,杨凌的心里才算踏实,他匆匆的离开了这个危险之地,朝着青阳寨而去。

此时此刻,在青阳寨外,一直有一个人在等候,正是王虎。

他身子佝偻,喘着粗气,来回踱步,显的很是焦急和不安。

“杨公子你赶快回来把,你妹妹要被黑崖的人抓走了!”他不停的念叨。

夜已深,野兽的嘶吼声连绵不断,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回荡在荒芜的平原上。

王虎满脸愁容,他们一家人已经在这里偷偷的等了两天了,可是依旧没有看到杨凌。

“父亲,回去吧,杨公子恐怕已经遇险回不来了,是我们对不住他们兄妹俩,我这就去找寨子里的管事者求情,让他们向黑崖的人美言几句,希望能够放过圣女那丫头。”王虎的儿子站在他的身后,低声説着。

王虎一声叹息,回绝了儿子,依旧站在那朝着远方张望。

天上星光璀璨,照亮了黑夜,王虎觉得双眼酸痛,当他再次眺望的时候,一个模糊的影子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那是?”他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当看清来人的时候,他的内心激荡,浑浊的眼泪竟已忍不住落下。

杨凌抱着王狗匆匆而来,越是接近青阳寨,内心的不安越是严重。

“老伯,你怎么在这里啊?”杨凌看到了王虎眼角的泪痕,以为对方是看到王狗后的喜极而泣。

王虎接过了自己的孙儿,眼中尽是激动的神色,他喃喃低语:“果真是名贱好养活,被野兽掠去了也能活下来!”

随后便拉着杨凌走到了一个角落处低声説道:“杨公子,你妹妹遇险了,是我们对不住你啊!”

听了这话,杨凌心里冰凉,知道自己的感觉果然没错,是有事情发生了。

随后王虎就把这几天的事情大概説了一遍,没有丝毫隐瞒。

杨凌听完之后大怒,知道是李福安那老东西想要利用自己,同时他也责备了王虎,因为对方当初并没有告诉他黑崖的人是如此的凶神恶煞,不然他也不会把贺圣女留在寨子里了。

王虎懊悔的説道:“杨公子,事已至此,我们先把你妹妹救出来,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説吧!”

杨凌diǎn了diǎn头,从王虎的口中他得知,黑崖的人就住在寨子的议事厅里,而贺圣女则被关押在一个无人居住的房间,那里晚上无人看守。

“你们谁敢私自释放那丫头,我就铲除了你们青阳寨,如果发现那xiǎo子就立刻上报,否则一样把你们灭杀干净!”当时黑甲人只是説了这么一句话,就让青阳寨众人噤若寒蝉,没人敢妄动。

更有一些人削尖了脑袋往前钻,白天什么也不干,就蹲在寨子周围等待杨凌,希望有所发现,然后上报换取功劳。

幸而杨凌是在茫茫夜色中回到的青阳寨,不然恐怕已经被其他人发现了。

趁着夜色,杨凌偷偷的潜入寨子里把贺圣女解救了出来,当后者看到他的时候瞬间泪崩,俨然成为了一个xiǎo泪人儿。

之后他们就悄悄的来到了王虎家,紧闭屋门,众人席地而坐,王家人对杨凌充满了感激之情,拿出了的东西来招待。

杨凌笑了一笑説道:“我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现在我救了圣女,恐怕黑崖的人不会放过你们的!”

杨凌并没有告诉对方他是怎么救回王狗的,更没有説他这次的收获,而王家人也识趣的没有追问。

听了杨凌的话,王家人也是满脸担忧,若黑崖的人知道是他们串通了杨凌,个杀的就是他们全家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时间看正版内容!

滨州白斑疯医院
晋中治疗癫痫病费用
铁岭白斑疯医院
滨州白癜病医院
晋中治疗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