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神权 第三十九章 开门献城

2020-01-16 20:29:13 来源: 阿勒泰信息港

窃神权 第三十九章 开门献城

如同地狱一样的情况,终于在天空蒙蒙放亮的时候,渐渐的结束。大约半个多时辰的杀戮,还有一些机灵的士兵逃跑,现场只有不到5oo士兵瑟瑟抖的聚集在一起,已经放下武器、等待着未知的命运审判。

地面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反而是后方5ooo民夫,现在大家正在大快朵颐。是的,这些民夫,此刻变成了高高在上的老爷!不过,显然民夫们还没有转变过来,有些犹豫。

萧史龙等人,正在忙碌着统计。而萧浩却在巡视、思索。

有一个事情,萧浩没有和萧史龙等人説。那就是,萧浩决定效法,农村包围城市。反正就是农民翻身当家做主啦。

这件事情不是萧浩拍脑袋决定的,而是萧浩只能选择这样的一条路。

为什么?很简单,萧浩是寒家啊!这是注定不能被贵族接受的。而且,萧家现在的根基是在海州,海州是什么地方,全都是平民阶层!

而当萧浩间接、或者是“被”间接得罪吕家、或者説杂家,当萧浩带领海州消灭庆州2oo骑兵,当今天的惨案生后,萧浩就和统治阶层之间,竖起了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

至少,在眼下是看不到通衢的!

那么,在一条路被堵死之后,萧浩想要有所作为,就必然要接纳另一个阶级,总不能孤军奋战吧——很显然,就是平民、甚至可以是奴隶!

而这五千民夫中,有个人和萧浩谈得很好,这个人就是屠勇。屠勇世代是屠夫,因而以“屠”为姓。

“少爷,让我跟在您的身边吧。”屠勇虽然看上去很雄壮,不到2o的岁样子,却很圆滑。屠夫也顺带做diǎn商业,有diǎn头脑,不是那些只知道种地的农夫。

“你先完整的介绍下你自己吧。别的人都比较沉闷,就你最活跃,看上去你应该还读过书、受过教育。”

“嘿嘿,少爷英明。勇因为是屠夫,祖传一diǎn手艺,那就是可以在祭祀的牛羊等反应过来之前,斩下他们的头颅,让牺牲(祭祀的活物)没有痛苦。而牺牲没有痛苦,被认为是一种吉祥,所以勇经常为一些贵族等主持祭祀中的宰杀环节。

一来二去的,勇虽然是贱民,但也有些余钱,就会求学。而这也是我们家时代传下来的教训。

这读了几本书,学了diǎn知识,加上经常和各方面的人打交道,小人也就明白了不少事情。”

“嗯。”萧浩diǎndiǎn头,想了想,“那为什么要跟着我?按照你的説法,你的生活很不错啊。至少比现在绝大部分平民强多了!而且你的生活应该十分优渥啊。”

“少爷有所不知啊。在王都,小的虽然经常接触贵族,但他们从不将平民当成人看待。小的虽然能吃饱,但小的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有直起腰来!

在王都,见到贵族都要低头。而王都这地方,从来不缺少贵族,为了减少麻烦,平民最好还是永远的低着头走路。

还有,小的是屠夫,属于贱业。所以,平常只能以贱民自称。而且,动辄就要被贵族大骂侮辱。

这样的日子,我受够了!而少爷所在的海州,小的之前就听説过,简直是我们心中的英雄之地,早已经成为很多平民心中的圣地。

而这一次小人亲眼看到海州的威武,彻底折服。”

“好了好了。”萧浩摆摆手,“屠勇,这样吧,你如果真的想要到我身边办事,先去海州定居吧。我先观察一段时间。

现在,你先将这些民夫约束好,让我看看你的能力。”

“放心吧少爷,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小人虽然是贱民,但也有大量的时间读书写字。学富五车不敢説,但平常的交流、日常用语等,都没有问题。

不过少爷,我有一个建议……”

“嗯。”萧浩diǎndiǎn头。

“这样,剩下的这些士兵将军的,全部羁押到海州。这样,以他们作为人质,可以威胁大离王廷不敢随意出兵。

而现在大离王廷朝堂上,已经是风起云涌,只要海州挺过三两个月的时间,必然会有奇迹。而这些人质,就是海州挺过这个紧要关头的最好盾牌!

也许这些人不会让王廷下定决心放过海州;但只要稍微犹豫一下,就足够了。”

“嗯?”萧浩看着屠勇,这样的智慧,必然会是一个饱读书籍的人,不会是一个普通的“贱民”!看样子,这家伙不简单。

稍后,萧浩再次开口,“好了,我们要进行下一个行动了。你説,这五千民夫何去何从?”

“很简单,放了就行了。民夫没有人会在意他们!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让这人自己躲避一两个月,然后返回就好。反正现在是冬天,也不耽误农忙。

至于我么,想要跟在少爷身边。”

“你先随着俘虏去海州。我们还有事情。”萧浩冷冷的diǎndiǎn头。别人倒头就拜,虽然不错,但不能乱用啊!你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所谓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前人的智慧在不断地提醒萧浩。

“好的好的!”屠勇笑眯眯的,亲自帮助萧家军将所有的俘虏绑好,一起押着离开。这里到海州,其实也并不远了,也就是三十里左右。等到了海州边缘,自然会有更多的人接手。

而这个时候,萧浩却转身,和李常开始谈判起来。

“李大人,你想死还是想活?”(好吧,如果这也算是谈判的话。)

“咕噜……当然是活着……”此刻的李常早已经有些吓破胆了。天光放亮,周围一片狼藉,根本就没有收拾。而且,还有浑身黑乎乎的刽子手,持刀横走!

“这样,李大人,我们如此……这般……”

“不行!”

“噫!我没听清,李大人再説一次?”萧浩的手,已经按在刀柄上!

“那……好吧……我我……真的这样之后就放我离开?”

“当然,我还要大人帮我带几句话给君王呢。”萧浩嘴角扯了扯,算是一个“微笑”。

——————

天亮了,一队2o多人的队伍,慌忙逃窜。一辆破破烂烂的马车,艰涩的跋涉,一行人总算是来到了庆州最北方的倍县。

“什么人!”老早就接到警报、登上城门的县尉,谨慎的看着来人。现在的庆州简直就是风声鹤唳!大家平常再怎么样,面对那残破的2oo具尸体,也都谨慎起来。

尤其是倍县,直接毗邻海州,公孙为简直就是睡觉都做噩梦。

“大胆!”李常从马车上站了出来,“王都使者:法家李常、御林军监军来此,还不开门迎接!”

李常虽然现在狼狈,但贵族的作态、还有身上的官印等,还真的是做不来假。

但是,你太狼狈了……

“大人这是……”县尉小心的问话。要对方身份是真的,那捏死一个县尉实在是比蚂蚁还要简单。但,现在的李常实在是太狼狈了。后面跟着的“士兵”也是狼狈不堪,身上血液斑驳。

“快开门!”李常声音尖厉起来,“我们被海州的人偷袭了。我命令你,开城门!立刻!马上!”

“大人稍等,马上就来。”县尉转身,赶紧的跟同样被惊动的公孙为禀告情况。当然,公孙为就坐在后面,前面的都一清二楚。

“去开城门吧。对方是真的。”公孙为虽然肥头大耳,但也有智慧的,显然也能判断出来,这李常是真的。但是,李常是真的,那亲兵呢……

轰隆……刚刚进入城门的、李常的“亲兵”们,第一时间就将公孙为给控制住了。

“公孙大人,久仰大名了。”做书童打扮的萧浩押着李常走了过来,看着浑身颤抖的公孙为,笑的牙齿雪白雪白的。

武汉眼耳鼻喉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南京新协和医院沈文华
亳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呼和浩特治疗阳痿医院
三亚癫痫病医院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