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化解過剩產能任務依然艱巨繁重

2019-11-09 09:52:42 来源: 阿勒泰信息港

人民:化解过剩产能任务依然艰巨繁重

全国政协日前召开以化解过剩产能过程中需关注和解决的问题为主题的双周协商座谈会,委员们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有关负责同志以及行业协会代表和专家学者进行交流讨论,各抒己见,建言献策,气氛热烈

遏制产能盲目扩张

杜绝出现违规项目

化解过剩产能,关乎国计民生,社会广泛关注

国务院2013年10月颁布《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以来,化解过剩产能和淘汰落后产能工作取得积极进展委员们在交流讨论中认为,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目前确实遇到不少困难和问题,任务依然艰巨繁重

当前化解产能过剩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比如原来建在远郊区的生产企业,随着城市的扩张,逐渐被城区、居民区包围,有环保和安全隐患,搬迁转移的呼声强烈,但要注意两点:一是如属过剩产能、落后产能,该淘汰的、该退出的,就停掉,不必再搬迁;二是必须要搬、要建的,要减量和等量置换,防止借环保安全之名,行新一轮盲目扩张之实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李毅中认为,化解过剩产能是为了更好的内涵发展、可持续发展,过剩行业不是不投资,而是不铺新摊子

来自企业的全国政协委员、武钢集团技术中心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袁伟霞说,前几年有些地方以淘汰落后产能的名义,关停了一些年产300万400万吨的钢铁企业,但同时又新建一批年产600万700万吨的建议国家对钢铁行业坚持不批项目、不批土地,坚决停止新建新增钢铁产能的项目

受发展理念、发展阶段以及体制机制等因素的影响,我国部分行业生产能力过度扩张,一些行业供过于求的矛盾凸显,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船舶等行业尤为突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胡祖才认为,必须严格项目核准和备案管理,强化项目用地,严控新增产能,坚决防止盲目扩张与此同时,化解过剩产能,必须优化产业布局,推进兼并重组,完善和落实促进企业兼并重组的财税、金融、土地等政策措施,协调解决企业跨地区兼并重组中的重大问题,促进行业内优势企业跨地区整合过剩产能,引领行业发展,提高产业集中度

财政部副部长刘昆提出,在化解过剩产能的过程中,还要提防政府对市场的不合理干预,比如一些地方政府不希望当地的产能掉下去,搞电价补贴、财政返还等

制定严格评价标准

落实职工安置政策

委员们认为,评价过剩产能缺乏统一标准和科学方法,淘汰落后产能的法律法规体系不健全,给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工作带来不小压力

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副省长秦博勇提出,压减过剩产能不在国家产业政策规定的淘汰范围之内,大多是经济、技术、质量、能耗、排污指标,强力压减,企业有抵触情绪,单纯依靠行政命令容易引发社会矛盾建议完善有关法律法规,为化解过剩产能提供法治保障

座谈会上,与会者对明确过剩、落后产能的标准提出许多建议国务院参事、原国家建材局副局长蒋明麟认为,随着科技进步和市场需求以及环保要求的变化,产能的概念也在不断发展变化,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初建的,当时属于新型的,现在可能就已属落后产能建议工信部组织有关部门,进一步调整确定我国淘汰落后产能的标准和范围,加快去产能的步伐全国政协委员、江南造船有限公司总工程师胡可一提出,压减过剩产能,要对行业的准入条件,从生产、质量、管理、技术研发、安全等方面做一个全面规范刘昆表示,优质产能的技术标准、环保标准都要适应新形势的需要作出调整现在很多地方上项目,虽然是重复建设,也已变成高水平的重复建设,但我估计国内大多数的钢铁企业仍然没有达到环保标准对淘汰落后的产能,我们主要不是靠行政手段,而是靠法律手段,法律手段首先是环保标准,要严格执行

化解产能过剩,主要是围绕主动去产能这个工作主线全国政协常委、河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副厅长张震宇建议,加快完善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通过节能环保、安全生产和质量等指标,对投资型项目进行约束性的管理,全面清理损害公平公正的各项优惠政策,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李毅中则提出,要通过资源税、环保税费等改革,使一些项目的成本回归、内化,减少项目的超额利润,减少对投资的盲目冲动;通过扩大直接融资、减少银行贷款的比例,强化市场机制对投资人的自我约束

关停落后产能后,职工安置、补偿任务较重等问题,也是委员们关注的重点张震宇介绍说,面临保就业的压力,河南省作为人口大省,每年农村劳动力转移总量达2600万人,其中60%在本地、在省内就业,在产能过剩行业较为集中的洛阳、安阳、三门峡等地,就业压力非常大秦博勇在介绍河北省失业职工安置任务的繁重情况时说,到2017年底,因为压减产能和大气污染治理等,河北将流失106万个工作岗位,平均每年要向社会释放失业人员25万人,而这些人年龄偏大、技能单一,这对分流安置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困难她建议,设立国家专项资金,落实职工安置政策,将压减过剩产能企业的下岗失业人员纳入就业扶持政策体系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

鼓励优势企业走出去

在化解过剩产能的过程中,如何调动企业自身的积极性,也是委员们热议的话题

来自民营企业的全国政协委员、三胞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袁亚非说,俗话讲春江水暖鸭先知,民营企业对市场的嗅觉比较灵敏2010年全国上下一片投资热潮的时候,三胞集团进行战略研究认为,制造业肯定要过剩,国家政策一定会调整,我们因此果断地关掉和卖掉了一批相关的企业或项目,转型调整后对我们企业的影响不是很大他建议,要化解过剩产能、推动转型升级,必须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发挥民营企业市场机制的优势

大力促进转型升级,企业自身要有所作为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李寿生认为,很多企业不考虑长远的发展,没有创新的能力,找不到转型升级的方向要帮助不同行业确立不同的转型升级方向,比如我们在氮肥企业坚持搞先进的煤气化技术等,推动企业向前走如果企业自身不努力,不提高创新能力,转型升级就不可能上去

结合造船行业的实际,胡可一建议,对结构性的产能过剩要区别对待比如我们从调整产业结构入手,鼓励企业开发高技术复杂船型,参与海洋工程的建造,引导造船企业利用现有设施进行多元发展,而不是靠要素投入来发展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苏波在会上回应,化解产能过剩要区别对待,对周期性、成长性、结构性过剩的产能,要引导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有与会者提出应注重开拓国际市场,鼓励优势企业走出去转移过剩产能这一建议在会上引起共鸣

改革开放30多年来,国外的很多企业用技术换了我们的市场,用品牌换了我们国家的渠道,转移了国外大量的过剩产能袁亚非呼吁,政府应该积极鼓励和支持企业走出去蒋明麟呼应说,要支持有条件的企业,无论是国有还是民营的,实施走出去战略,把这些企业做大做强的投资冲动和欲望,转移出去

胡祖才表示,下一步工作重点仍然是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对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总体部署,其中的一项重点工作,就是拓展国际市场,扩大对外投资,发挥我国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船舶等产业优势,在全球范围内整合价值链,建立境外生产基地,拓展国际发展新空间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
本文标签: